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8彩票登陆 > 栀子 >

栀子花开_宝安日报数字报

归档日期:05-05       文本归类:栀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湖北仙桃人。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散文在各级报刊发表。现为公司内刊编辑。

  深圳的绿道,多半种植有栀子树,公园也有,甚至于公路边也有,栀子树极易存活,花期较长,栀子树就像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外来工,不择环境,在哪里都能落地生根,在哪里都能开出洁白的花朵,吐露出带着甜味的芬芳。

  我早在春节前后,就关注着附近石岩湖绿道边的栀子树了,那时,那些密集种植的栀子树上已经有了迷你蓓蕾,然后每月去一次,看小蓓蕾一点点地鼓起来,像一个个嘟着的绿色小嘴巴。昨天看到朋友圈有个小朋友晒出了栀子花的照片,今日我便迫不及待地早早去了石岩湖绿道。

  绿道入口便有两丛栀子树,可惜一朵开放的花也没有,想是人多,花一开就被人摘了。我便急急地向绿道的另一端行去。在绿道的另一个出口,有一个新建的广场,广场一隅,种植有成百上千棵栀子树,那里游人极少。2月份时,我与一位好友曾到此一游,我曾许诺,在栀子花开时拍照片给她。今日,我得偿所愿。

  远远地,我就看到了那一大丛栀子树,绿叶间点缀着白雪一样的花朵。周围没有其他人,我心中窃喜。最先靠近的那一片,开着九朵花,我忍不住先凑近一朵,深吸一口,是久违的馨香,有点甜的感觉。我时而站起,时而蹲下,时而跪下,时而坐下,那里的每一朵花,我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欣赏,并用手机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拍照。

  她们有的已完全打开,每一片花瓣雪一样白,中间黄色的花蕊上已无多少花粉,多被小虫子带走了,这样的花,香味已淡。有的才刚半开,最外层的花瓣还是淡绿色,这样的花,香气最浓,像有一个装香的瓶子藏在半开的花朵中。你吸一口,再吸一口,香气一直在,像花里住一个神奇的魔术师,不断地将香气变出来。

  每朵花的大小、形状都是有差异的,各有各的迷人之处,所以我一朵一朵地向她们行注目礼。微风中,她们轻轻摇曳着,像在跟我打招呼。栀子花的香比较内敛,不像桂花香的那么夸张。你不用鼻子亲近她,是难以品尝那香味中的甜美的。那香,可以明目醒脑清心,可以让人宠辱皆忘,无悲无愁。

  我沉浸在一朵朵的栀子花香中,想到远方的那位好友,倘若清丽脱俗的她在这里,栀子花与她相依相偎,将成为这个四月最美的风景。

  我数了数那些绽开的栀子花,数到六十六朵时,我停了下来。在这个令人伤感的清明节日里,我知道她的心里在承受着无人可以替代的悲伤,对故去亲人的怀念,注定让她这几天不能展开笑颜。她曾说过,六在她的故乡是最吉利的数字,所以我数六十六朵栀子花,愿她此后能够顺顺利利。

  在我们江汉平原上,栀子要到入夏以后才会开放,秋天还有秋栀子花开。和这南方的栀子树相比,家乡的栀子树都很高,而且树龄越大的栀子树,开的花越多,越香。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几乎每一家都种栀子花,一般种在堂屋和厨房之间的天井里。

  夏天的早晨,小孩子们起床的第一件事,往往不是洗脸,而是去看栀子花,村子里有一棵几十年的栀子树,有一层楼房那么高,超过了那家的围墙,那棵树的花香能浸染半个村子,所以孩子们一起床就去围观。

  好在那一家儿孙都在城市里定居了,只有两位慈祥的老人守着老屋,说是舍不得那棵栀子树。老人早早起床,把大门打开,笑眯眯地看村里的小孩子穿过他家的堂屋,来到天井的栀子树下,一个个张开嘴巴,痴痴地看那满树白雪一样的花,那花香浓郁得仿佛要将人熏醉,但偏偏又清醒着。

  花朵不大,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香气。花朵上常常还带着晶莹的露珠,连那露珠都是香的。老人家两口子,便搬来板凳,捡大的花朵摘下来,每个小孩子得到两朵花,这才满足离去。剩下的花,两位老人也会摘下来,听说新鲜的栀子花可以炒菜吃,晒干以后还可以泡茶喝。

  其实那时几乎家家有栀子花,只是不明白那时候怎么知道要挑最好的。栀子花开的日子,教室里都是花香,女孩子都将头发蓄了起来,就为了在乌黑的辫子上扎几朵洁白芳香的栀子花。男孩子则将栀子花别在耳朵上,或者别在上衣的第一个扣眼里,或者干脆将花夹在书本中,就是花朵黄了,干了,也还有淡淡的幽香。几乎每个人的书本都是香的,因为人人有栀子花。

  其实在家乡,不仅仅是孩子戴栀子花,成年的妇女、年迈的老奶奶都会戴,戴在头上,别在耳朵上,或者用棉线串成项链套在脖子上,或者套在手腕上,都是司空见惯的。男人也喜欢栀子花,拿在手上,不时地闻一闻。

  我记得那些栀子花开的日子,妈妈常常在头一天傍晚摘下欲放的花苞,大大的搪瓷碗装上河水,然后将十来个花苞放在碗里,这一个盛着花苞的碗,随意搁在堂屋的桌子上,半夜里醒来,常常就闻到了淡淡的香,那香从堂屋蔓延到了每个房间,又伴随着我们入梦。第二天一早起来,碗里已经是花开朵朵,拥挤不堪。整个屋子的每件物什似乎都染上了花香。吃饭的时候,那一碗栀子花就和菜碗摆在一起,花香掩盖了菜香,就用香味下饭。

  记忆的闸门因为栀子花而打开,眼前的栀子花和家乡的栀子花重合在一起,让我有些精神恍惚。

  还是有几位游人发现了这些花,清静被打破了,我的回忆也暂停。我又想起那位远方的好友,也不知道她那里的栀子花开了没有,我将栀子花拍照发给她,希望这些洁白无瑕的花朵,能够帮她化解悲伤和烦恼,增添勇气和信心。

本文链接:http://oldskopje.net/zhizi/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