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8彩票登陆 > 栀子 >

这里的栀子还是按本分在生长人们要的其实是它们的果实(组图)

归档日期:04-22       文本归类:栀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6月17日,百余亩的栀子花田在瓢泼的大雨中愈显葱绿。今夏的花事已近尾声,萎凋枯瑟的花瓣粘在枝头,了无生气,果实正在孕育,已无力想像一周前这里“望如积雪,香闻十里”的白色花海盛况。

  相对于5万亩的种植总面积来说,这只是“栀子花之乡”长阳都镇湾位于金福村的一块栀子园田,可它在这个季节突然呈现在我们眼前,也足于用浩瀚来形容了,望之令人惊叹。

  从都镇湾码头上岸,公路边,房檐下,田间地头,一篷一篷的栀子花吸足了夏日的雨水,正茂盛生长着,仍有单薄花朵挂在顶头,散发幽香,引起了我们一阵阵的惊呼声。

  这里几乎家家种栀子,房前屋后能被利用的空地上都植上几株,“春天插下去枝子,就能生根发芽,第三年就能开花结果了。”这是“栀子花之乡”才能见到的独特景像,据称,像这样在田间地头广植栀子的传统,在当地可上溯到2000年前的秦汉时期。

  栀子是茜草科栀子属的一种草本植物,性喜温暖湿润气候,好阳光但又不能经受强烈阳光照射,适宜生长在疏松、肥沃、排水良好、轻粘性酸性土壤中。宋代《本草图经》中说:栀子,今南方及西蜀州郡皆有之。长阳的都镇湾和鸭子口被称为是“栀子花之乡”,这一二十年间由过去见缝插针式的种植,发展成规模化种植,光都镇湾一地种植面积已达5万多亩。

  田间地头的这点算是小儿科了,陪同我们采访的都镇湾镇宣传办主任余发勋说,“待会去的地方是成片的花海,那才叫过瘾。”

  这样的花海我们算是错过了,但大面积的栀子园也足以让人惊叹。6月16日下午,我们从集镇出发,沿着乡村公路向更深的乡村进发。大雨初歇,两旁湿漉漉的密林里蝉鸣不止。这种鸣叫和盛夏时节平原乡村或城市街头栖在高枝上的那种此起彼伏的蝉叫不同,是“嘶嘶”的低音,但却持续不断。期间,不时有大面积的栀子园与我们相遇。本来花期就快过了,加上大雨一浇,花事稀疏,零星的白色花朵不免让专程来看花的人失望。余发勋打开手机图片库安慰我们:“这是一个星期前来拍的,花开得多壮观啊。”

  杨柘坪村四组的这块栀子园正好被公路穿过,旁边是一个相对集中的自然村落。因为海拔要稍高一些,枝头上的花事稍有起色,高高低低的单薄花朵擎在微凉空气中,不胜风雨的样子。微风过处,整个村落都浸在暗香之中。高天闲云之下,这样的乡村风情也真是让人醉了。已经退下来的71岁的老支书孙光明也惋惜我们来晚了,“花盛开的时候风一吹,那时候才叫香。”

  不过,村民的生活并不如想像的那般诗性,栀子最早进入人们的视野,不是因为花,而是因为花谢后所结的橙红色的果实,它既可入药,又可提炼色素。除了栀子,种梅花是为了梅子,种牡丹是为了丹皮,都如此。

  早在秦汉时期,栀子就是应用最广的黄色染料。百度百科说,栀子的果实中含有酮物质栀子黄素,还有藏红花素等,用于染黄的物质为藏红花酸。汉代的《汉官仪》是讲汉代官员典职仪式制度的,其中记有:“染园出栀、茜,供染御服。”说明当时染最高级的服装用栀子。难怪司马迁在《史记》里会说:“千亩卮茜,其人与千户侯等。”卮乃栀子,那个时候谁要是种有千亩栀子就发了,身份能够赶上千户侯了。

  6月17日,瓢泼的大雨中,我们赶到金福村,站在村委会的阳台上,清江岸线曲折、远山迷濛,让人顿生山远水远、人隔天涯的羁旅之感。金福原是一个小公社,是当地福子坪和金家坪两个地名的合称,现在是一个村的建制。这里据称是长阳栀果的原产地。1970年代以前,当地村民在房前屋后种点,主要是为家庭自用,用于土方子治病,或将栀果熬成浆,木器上桐油或上漆前刷一层栀果浆打底,颜色会更鲜亮一些。

  1975年在县外贸部门的组织下,栀果开始走向规模化种植,由之前药用改为提炼色素,并按原主产区金福的地域名正式命名为“金福红栀”。村支部书记王建华说,改革开放前,金福栀果曾销往天津的一家色素加工厂做原料,被证明比国内其它任何产地的栀子色素率高,比广西、江西等地出产栀果的色价高出3到6倍,所以称为“红栀”。

  “可惜这个原产地商标后来被引进来的河南中大生物工程公司抢注了。”王建华说,当时村里有意见,和镇里商量后,考虑别人引进来的企业,就没打官司追讨,只好改用了“金福栀果”这个商标,目前正在申请国家地理标识。

  改革开放以后,河南、武汉等地色素加工企业均前来采购,台商也一度筹划在长阳投资办厂。当天,我们还去了位于集镇上的一家色素厂,只有一名工人在当班。老板梅元碧愁眉苦脸地诉苦,从去年开始,行情突然不好了,“就这些存货搁以前值一二百万,现在几十万元能卖出去就不错了。”

  长阳都镇湾田园里的这些栀子花瓣多为单层,我们在杨柘坪发现有双层花瓣的,“这种结出的果子也小多了。”杨柘坪村栀子种植是孙光明在村支书任上发展起来的,“从金福村那里引的种。”

  来这里采访前,我们在宜昌街巷见到的沿街兜售的栀子花,都是重瓣的,层层叠叠,老人和少女都乐意别朵栀子花在胸前或鬓角,烂漫朴素。在我的老家,妇女还乐意把栀子花串成串儿,挂在蚊帐内,在清香中安然入眠。

  事实上,栀子花并没有被无视太久。它这么白又香,非常符合中国人对花的审美,所以从经济作物转型到观赏植物,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唐朝《四川志》里就已经提到种栀子的地方是“家至万株,望如积雪,香闻十里”,着眼处尽是花朵,和太史公的叙事角度就大不一样。都镇湾农办主任曹玉龙是栀子种植技术专家,他说,早在古代,经花农的定向培育,已经从单瓣的“药用栀子”中培育出重瓣的“赏花栀子”了,“这种重瓣的要比单瓣的香很多。”

  知乎上的一篇文章说,栀子也被叫做“同心花”,在那些一草一木都可以用来传达情意的岁月里,心里怀着恋慕又不知如何开口的年轻人,摘下一朵给心上人送去,已然是最好的表达。

  “杨柘坪大规模种植的单瓣栀子,也不是原来野生栀子的习性了。”曹玉龙说,经过长期驯化,叶子的形状及大小、果实的形状及大小变异为两个类型:一类通常称为“山栀子”,果卵形或近球形,较小;另一类通常称为“水栀子”,果椭圆形或长圆形,较大,前者适为药用,后者适为染料用。曹玉龙说,这两者本地都有种植,但以“水栀子”为主。

  前两年,栀果的效益好,在日渐挣钱的背景下,当地也打起栀子花观赏价值的主意,断断续续办了几届栀子花节,想搞旅游经济,“路不好,没有什么起色。”曹玉龙说,这两年由于栀果色素市场不景气,节也停办了,“办节毕竟要花很多钱。”

  李作森经营的茶业合作社就在金福村村委会旁,他正在研制栀子花茶,扩大栀子花种植的附加值,“老百姓的收益不能仅限在卖栀果这一根稻草上。”

  别名黄栀子、山栀、白蟾,是茜草科植物栀子的果实。栀子的果实是传统中药,属卫生部颁布的第l批药食两用资源,具有护肝、利胆、降压、镇静、止血、消肿等作用。在中医临床常用于治疗黄疸型肝炎、扭挫伤、高血压、糖尿病等症。

  您有感恩图报之心,以真诚待人,只要别人对您有少许和善,您便报以心灵致谢。这是因为您有一颗赤子之心,不懂人心险恶,而您的真诚使您常怀欢愉,宽恕他人也使您充满喜悦。

本文链接:http://oldskopje.net/zhizi/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