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正版免费综合资料大全 > 栀子 >

拂晓报社数字报刊平台

归档日期:05-15       文本归类:栀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栀子的“肥”,是“花”肥。栀子肥,喜欢这个“肥”字,肉嘟嘟、麻酥酥,丰满、圆润,像女人的唇;栀子花就是如此,如此的栀子花,自然就特别招人喜欢,叫人觉得,你不喜欢都不行。

  昔年,我在一所乡村中学教书,住的是单位分配的家属院。庭院内,养了一些花草,其中,就有一棵养护了十七年的四季栀子。

  每年五月,栀子花开,满树滚雪——滚香之雪,满院流光、弥香。早晨,我喜欢在栀子树旁站一会儿,站着,静静地观赏栀子花映目的圣洁,默默地享受栀子花散溢的馨香。我觉得,每一朵花,都贮满了温情;其白,如雪,更如女人之肤,雪一样白的肌肤,肤白、肤白,散发着迷人的体香。黄昏,夕阳,照在庭院的东墙上,我摆一张小桌,泡一壶香茗,在栀子花香的氤氲中,享受五月黄昏的那份宁静。

  大门口外,有人走过,禁不住驻足,“哎,好香的栀子花啊。”更有人,走进庭院,陪我一起品茶、赏花,咂一口茶,叹一声:“哎,好肥好肥的栀子花啊。”

  芭蕉叶大,栀子花肥,以芭蕉叶与栀子花并提,比较中,自生一份扩张力,那“花”,就格外“肥”了;“三两枝”的栀子花,会怎样?硕大的栀子花,缀在枝上,无风自摇,别有一份风致。而且,这样的“三两枝”,也是最入得画的。

  1916年,吴昌硕是年七十二岁。他以大写意技法,画了小幅册页十二开,其中一幅,就是画栀子花。吴昌硕画栀子,正是抓住了栀子“肥”的特点。枝条叶脉,用的是“大篆”笔法,富有力感,且有“金石气”;而一枝两朵白色的栀子花,则画得异常“肥大”,足足占了半个页面。

  有时候,我就想:花大者,甚多,比如牡丹、月季、茶花等。为什么人们不用一个“肥”字去形容它们,而偏偏却要用来形容栀子花呢?

  思之,大概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花型。无论是罗汉栀子,还是四季栀子、牡丹栀子,栀子花的花瓣,都是复瓣,片片肥厚,有一种肉肉的质感,若干片旋转、交织在一起,一朵花,就显得格外“肥”了。二是栀子花的亮度。栀子花白,莹莹的白,肉肉的肤白;尤其是阳光之下,白得明哗哗、白得火辣辣,直刺人的眼目,凝视之下,那种白,仿佛在迅速地扩张、膨胀,瞬间变得“肥胖”起来。三是栀子花的香气。栀子花,太香,香气黏稠、浓郁,弥漫、缠绕,挥之不去,整个的空间,仿佛都会因为这种浓郁的香气,而拥挤,而扩大,而聒噪,而喧嚣。

  一场新雨之后,栀子花,“肥”如凝脂,“肥”如杨玉环——愈是彰显一份丰腴之美了。

本文链接:http://oldskopje.net/zhizi/1135.html

上一篇:栀子花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