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正版免费综合资料大全 > 栀子 >

栀子花开

归档日期:05-15       文本归类:栀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初夏的五月,是栀子花盛开的季节,在乡下,村前屋后栀子花热热闹闹地竞相开放,绿叶衬着白花,花瓣白洁透亮,层层叠叠,显得格外清丽可爱。一朵一朵的栀子花,先形成一簇一簇,再连成一大片一大片,在夏的怀抱里悠然地绽放着。

  栀子花没有动人的外表,它不像牡丹那样富贵十足、玫瑰那样婀娜多姿,但花香却足以让每一个路过的人驻足留连,它的香味是那样醇厚、醉人,仿佛让人置身在幻想的世界里;它不像桂花那样香飘十里,但那平静的花香,更显得优雅、内秀。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清香,清贫的生活也因了那一袭花香而变得多姿多彩。

  栀子花开了,任人采,小姑娘手里拿着几朵,麻花辫、马尾辫上随意扎一两朵,一路走一路香。离了枝的栀子花,到了下午,日头一晒,就渐渐发黄。翌日,再采再戴,一直能从晚春戴到梅子黄时雨的六月。

  没有被摘下的,满枝都是,也的确摘不完,一株有上百个花苞,摘下数朵,隔天再看,又有一些吹弹得破地鼓胀着。开着的,朵朵都有清好的姿态,在茂密的枝叶间洋溢着芬芳。

  父亲的那盆栀子花,假日去看,满盆含苞的含苞,绽放的绽放。父亲将花置于中堂,说是可以开得长久些,我知道那是父亲在期盼我回来看。见我欢喜,父亲又把花盆端至卧室,说是光线好,让我对花拍照,这几朵好,那几朵美,心里满是澄明的激动。这盆栀子花也不辜负父亲培育的情意,终年常绿,经霜不凋。

  在乡下的时候,我喜欢把栀子养在碗里杯中。趁还是绿衣紧裹的时候摘下,这位绿衣少女汲取水的灵气,慢慢展露白若凝脂的肌肤,仪态端庄,素面朝天,这时花香四溢,非常慷慨热烈的香,用《花镜》里写栀子花的句子极为恰当,真是“色白而香烈”。睡觉时开着窗,花香随风而入。

  旅美作家张宗子久居纽约,看到花朵硕大的玉兰,想起年幼时故乡飘香的栀子。栀子和蒙蒙的细雨,灰黄的斗笠,红色的油纸伞构成了一抹化不开的乡愁。

  古诗中写栀子花,搭配得最有画意的要数“芭蕉叶大栀子肥”,浓绿阔大的芭蕉叶可听雨,低矮素白的栀子花可闻香,两全其美。

  栀子入画亦很清雅,元代的钱选画过《来禽栀子图》,有意思的是,画中只见栀子,不见来禽,栀子画得很有禅意。钱选用墨线勾勒出不同姿态的栀子花及花苞,均为六瓣栀子,朵朵淡雅清丽。看着看着,心间不由得有了静气。

  画显花之形,文赞花其香。汪曾祺写栀子,读来饶有趣味:“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两相对照,一古一今,大雅大俗。

  我国古来作画的黄色多用栀子黄和槐黄。蓼蓝染就蓝棉布,栀子黄染出黄色。江南的古镇染坊里,那些悬挂的粗布颜色缤纷,不知道哪一匹里有着栀子安静的呼吸。也曾有人说,他家种有栀子,不是为了看花,也不是为了赏味,而是为了使用栀子果实煮出的颜色画稿纸上的格子,很有古风,也相当风雅。

  元程棨《三柳轩杂识》中称栀子花为花中“禅客”,人入夏日,遇事易躁,以栀子为禅友,闻清香心气平和,可谓是“对花六月无炎暑,省却铜匮几炷香”。

本文链接:http://oldskopje.net/zhizi/1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