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正版免费综合资料大全 > 柿蒂 >

山东定陶何楼遗址发现新石器及汉代金元遗存

归档日期:05-21       文本归类:柿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何楼遗址位于山东省菏泽市定陶区仿山镇何楼村南500米,西距人民路约900米,南距定陶区约6公里,北距菏泽市约20公里。1987年菏泽地区文管会在文物普查时发现了何楼遗址,遗址现有面积约3600平方米。2018年4月,首都师范大学考古专业对遗址及其周边地区进行了文物勘探,发现了一些夯土遗迹和大汶口文化时期的陶片。为了全面深入了解遗址的文化面貌,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和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菏泽市历史与考古研究所、定陶区文物局联合组成何楼考古队,于2018年5至7月和10至11月先后两次对遗址进行科学发掘。共布设5×5米探方27个,累计发掘面积600余平方米,发现了一批文化遗存。

  何楼遗址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主要为大汶口文化早期遗存,尽管被晚期遗存破坏严重,但发现的遗迹和遗物还是比较丰富。

  灰坑 发现9座,平面形状可能为椭圆形或圆形,锅底状。坑中填土土质较硬,土色灰褐,土中包含有较多的红烧土颗粒,出土器物有陶器、石器和骨器,陶器的可辨器型有钵、鼎、盆等。

  陶器 主要为生活用器,以泥质红陶为主,另有一定量的泥质灰陶,夹砂(夹蚌)红褐陶、夹蚌灰陶和泥质黑陶。其中,灰陶多为红顶器皿的腹部。制法以泥条盘筑法为主,有些器物有轮修痕迹。大部分器物的质地较硬,制作精美,显示了较高的制作工艺。器表以素面和磨光为主,纹饰有弦纹、附加堆纹、划纹等。没有发现彩陶。主要器型有罐形鼎、釜形鼎、釜、支脚、钵、红顶钵、圆腹盆、斜腹盆、折腹盆、小口壶、碗、盂、器盖等,其中钵的数量占绝大多数。

  石器 主要是生产工具,数量不多,全为磨制石器。主要器型有石铲、石斧、石磨棒、石磨盘等,其中石铲器形硕大,打磨精细,十分难得。

  骨角器 数量较多,以生产工具为主。主要器型有锥、针、簪、镞、靴形器、匕等,其中一件骨器似削或刀的柄部,器身布满刻划纹,十分特殊。

  何楼遗址的汉代遗址均为墓葬,共发现60余座,分布密集且打破关系十分复杂。这些墓葬可分两类:一类是迁葬墓,墓内人骨和随葬品基本不见,且大多数墓葬的封土和墓室也被破坏。另一类是一次葬,墓葬保存较好,多数墓葬有封土,墓圹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内填土层层夯筑,夯层和夯窝十分明显,墓室下部和底部砌有青砖,由于墓室下部出水严重,大多葬具不得而知。

  随葬品包括青铜器、铁器、银器和陶器等。其中青铜器数量较少,主要有铜镜、铜鍪、铜钱等;铁器有剑;银器为盖弓帽,制作十分精美;陶器数量最多,主要器型有罐、壶等。以M6为例, 为竖穴砖室墓,位于T3519东北部,开口于③层下,被H103打破,平面呈长方形,墓室方向为175°,长3.62米,宽1.05米,深2.10米,填土分层夯筑。墓底部用砖砌成砖椁,壁砖残存11层。墓底青砖铺地,其上放置骨架,人骨保存极差,仅见几块残存。椁室北端未见砖,用于放置随葬品。随葬品包括3个陶罐,2大1小。大罐灰陶、圜底、拍印绳纹,小罐黑陶、平底、无纹饰。大罐东侧发现4枚盖弓帽,材质不明,疑似银或铅,其中2枚盖弓帽有花朵和茎,茎秆中空,另2枚仅残存花朵,花朵外援柿蒂纹,中心圆璧纹。另在墓室内发现1枚五铢钱。

  何楼遗址发现一批金元时期的灶坑,数量有12座。灶坑形制简单,多为圆形或椭圆形,使用时间不长,应是临时性使用。发现遗物丰富,主要有瓷罐、瓷碗等。

  何楼遗址的大汶口文化早期遗存十分丰富,从发现的遗迹和遗物来分析,既有大汶口文化的典型特征,应属于大汶口文化的范畴;但部分陶器如红顶钵、大口缸等形体特征又与濮阳西水坡遗址后岗一期仰韶文化遗存十分相似。这是在菏泽地区首次科学发掘的大汶口早期文化遗存,对于建立和完善这一地区新石器时代的考古学文化序列和编年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同时也有助于认识和了解这一地区考古学文化格局的演变。

  从发掘的情况来看,何楼遗址属于典型的堌堆遗址,或称“丘类遗址”。丘类遗址广泛分布于豫东、鲁西一带。对于何楼遗址的解剖,有助于进一步观察这一地区自然环境的变迁和人们居住方式的变化。

  何楼遗址汉代墓葬数量众多,墓葬形制和结构也较为特殊,如部分墓葬十分细长,这在其他地区比较少见,可能是菏泽地区特有的葬俗。因此,这些墓葬的发现对于了解和认识菏泽地区汉代时期的埋葬习俗具有重要的价值。

  何楼遗址出土了较为丰富的动物骨骼遗存。经初步鉴定,动物种属大致包括贝类、鱼类、两栖类、鸟类和哺乳动物类等,水生、陆生动物种类丰富。此外还发现了一定数量的骨角器。目前出土的动物遗存正在进一步整理研究中,希望可一窥此地古代居民对家养及野生动物资源的利用,并结合植物考古等其他相关信息分析当时的自然环境以及生业状况。

  遗址新石器时期遗物丰富,发现为数不少的制陶遗存,包括保存非常完整的陶轮盘、陶垫等制陶工具,还发现不少保留清晰指纹的器物残片。同时,遗址出土骨器数量较多,且制作精良。这些遗存的发现为研究鲁西南地区手工业考古提供重要资料,也将为了解和复原古代制陶工艺和骨器加工技术提供不可多得的科学证据。

  (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菏泽市历史与考古研究所 定陶区文物局 王涛 朱光华 高明奎 刘伯威 袁广阔)

本文链接:http://oldskopje.net/shidi/1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