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正版免费综合资料大全 > 轻粉 >

揭秘中国古代美容术盘点那些贵妃美容秘方

归档日期:05-21       文本归类:轻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故羡毛嫱、西施之美,无益吾面,用脂、泽、粉黛则倍其初。”这是《韩非子》中的名言,意思是赞毛嫱、西施之美,不能改善我的面容,多用化妆品,就能让我更好看,引申意为: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据传从晋代起,国人已用黄瓜敷面,时间很长,第二天才取下,非常不方便,唐代始有“玉容散”,涂于面上,整夜不去,主治“瘢黑”,据说用五六次,能让脸脱一层皮,则肤色变浅一层。宋元时期,美容方剂进一步丰富,以宋代《太平圣惠方》为例,共收入980多个美容方,今天就让小初来盘点那些古代贵妃级别的美容护肤秘方

  1.中国洗漱用品的历史十分悠久,最原始的淘米水,草木灰的原始配方先不说,在隋唐之际,中国便产生了有固定配方的洗漱用品——澡豆。澡豆便是古代贵族洗涤用的粉剂。孙思邈的《千金要方》中曾记载其配方:把猪的胰腺洗净,除脂肪后研磨成糊状,再加入豆粉、香料等,均匀地混合后,经过自然干燥便可制成。

  2. 但是粉剂状的澡豆并不能很好地满足洗漱需求,人们又在澡豆的制作工艺方面加以改进,在研磨猪胰时加入砂糖,又以纯碱或草木灰代替豆粉,并加入熔融的猪脂,混和均匀后,压制成球状或块状,这就是大家所熟知的“胰子皂”。 胰子在化学组成上和今天的肥皂极相近。而且,加入了各种花香的产品种类更是能满足多种需求,如桂花胰子、玫瑰胰子等等高大上的洗漱品。

  这些种类繁多的洗漱用品具有很好的清洁能力以及滋润效果,长期使用,有改善粗糙皮肤之功效,使用后肌肤细嫩爽滑。

  基础洗漱完之后,就进入了各大贵妃比拼实力的时候。从武则天到太平公主,到杨贵妃,再到慈禧等等,历史上这些著名的女人可以说人手一份独特的美容秘方。

  1.以杨贵妃命名的美容秘方:“杨太真红玉膏”。红玉膏就是杨贵妃所用的食补“增色”秘方之一。这个方子以杏仁为主药,将杏仁去了皮,取滑石、轻粉各等份,研末,蒸过,加入龙脑、麝香少许,晚洗面后敷脸。能起到很好的美白养颜效果。

  2.唐代女皇武则天,80岁高龄时仍然保持着青春般的容貌,不显衰老。《书》上说道“虽春秋高,善自涂泽,虽左右不悟其衰”。

  武则天所用的美容秘方后来在唐代官府组织编写的药典《新修本草》上也有收录,不久又流传到民间。其方法是五月初五采益母草全草,不能带士。晒干后捣成细粉过筛,然后加面粉和水,调好后,捏成如鸡蛋大药团,再晒干。用黄泥做1个炉子,四旁开窍,上下放木炭,药团放中间。大火烧1顿饭时间后,改用文火再烧1昼夜,取出凉透,细研,过筛,放入干燥的瓷皿中。用时加十分之一的滑石粉,百分之一的胭脂,调匀,研细,沐浴或洗面、洗手时,用药末擦洗。

  3.清宫美容秘方:这一款是清代慈禧太后常用的美容秘方,其配料为绿豆粉6份、山奈4份、白附子4 份、白僵蚕4份、冰片2份、麝香1份。将其研极细末,过细目罗,对胰皂124克搅匀。此方是光绪三十年六月二十三日经寿药房传出的。

  1.一提到古代女子的彩妆,最有名的莫过于各式胭脂。胭脂是面脂和口脂的统称,是和妆粉配套的主要化妆品。而胭脂的涂法方法不同,其所示效果也各有不同。其中最为浓艳者当属酒晕妆,亦称“晕红妆”,“醉妆”这种妆是先施白粉,然后在两颊抹以浓重的胭脂,如就晕状。比酒晕妆的红色稍浅一些的面妆名为“桃花妆”,其妆色浅而艳如桃花。此外,还有更浅的“飞霞妆”。天然的花朵伴以秘传配方,令胭脂成为古代女子必备的美容神器。

  2.中国妇女使用妆粉至少在战国就开始了,最古老的妆粉有两种成分,一种是以米粉研碎制成,古粉字从米从分;另一种妆粉是将白铅化成糊状的面脂,俗称 “胡粉”。除了这两种之外,古代妇女的妆粉还有不少名堂,如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宫人段巧笑以米粉、胡粉掺入葵花子汁,合成“紫粉”。唐代宫中以细粟米制成“迎蝶粉”。在宋代,则有以石膏、滑石、蚌粉、蜡脂、壳麝及益母草等材料调和而成的“玉女桃花粉”。在明代则有用白色茉莉花仁提炼而成的“珍珠粉”以及用玉簪花合胡粉制成玉簪之状的“玉簪粉”。清代有以珍珠加工而成的“珠粉”以及用滑石等细石研磨而成的“石粉”等等。还有以产地出名的,如浙江的“杭州粉”;荆州的“范阳粉”;河北的“定粉”;桂林的“桂粉”等等,粉的颜色也由原来的白色增加为多种颜色,并掺入了各种名贵香料,使其具有更迷人的魅力。

  元代许国祯编撰的《御院药方》中,记载了一个“三联方”,既先用“褚实散”洗擦面部,然后用“桃仁膏”涂抹患部,然后再用“玉屑膏”涂贴脸上,日本学者高木祐子认为,这与现代面部美容护理程序完全一样,“褚实散”相当于洗面奶,“桃仁膏”相当于按摩霜,“玉屑膏”相当于美容日霜。

  古代女性长期使用白粉,初期用米制,对皮肤有益,但颗粒粗糙,白度不足,以后改用铅粉,色白且有光泽,但价格昂贵,清代时改良做法,用铅皮加醋煮成,价格大大降低,但随着使用增加,铅白有毒的问题得以凸显,常用脸色发青,还会慢性中毒,用时只好先以火烧,并掺入一定量的米粉,减少其毒性。

  古人排毒养颜,虽方剂颇多,但重叠、散佚甚多,整合统计一下,全部169个主要的美容方中,涉药204味,居前几位的分别是白芷、猪组织、白附子、川芎、细辛、苦杏仁、辛夷、获菩、白术等,其中白附子、细辛、杏仁有毒,不宜常用,其他斟酌采用,应有效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oldskopje.net/qingfen/1149.html